Livehouse

当音乐工业被数码世界夕阳化,

当演唱会成为歌手的主要收入来源,

当新进音乐人苦于没发片机会,

当实力派唱将的唱瘾发作,

当本地华语独立乐团找不到发表的空间,

当约满离开或叫人回味的好声音快要被市场遗忘。。。

庆幸北京有“MAO”

台北有“河岸留言”

我们有“LIVEHOUSE”